新闻分类

产品分类

联系我们

谷    总:13947228862

谷 经 理:13847209178

QQ邮箱:452608182@qq.com

网    址: www.btjzm.com

地    址:包头市青山区110国道零公里二电厂北侧铁鑫钢材市场院内25号


百年京张铁路告别枕木时代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 >> 新闻动态 >> 行业新闻

百年京张铁路告别枕木时代

发布日期:2016-02-27 00:00 来源:http://www.btjzm.com 点击:

昨晚8时30分,京张铁路居庸关到三堡区间段的换枕施工现场,工人们挥汗如雨,将铁轨上原有的旧枕木抽出,更换成新的“水泥枕”。 

百年老线京张铁路最后一段木枕线路——S2线南口至八达岭区段日前动工换枕。这段线路长12公里,是京张铁路线上坡度最陡的一段,坡度均超过30‰,最陡处达到36.8‰。此次,该段上下行间的38939根木质枕木将全部更换为“水泥枕”,即新型混凝土枕木。工程完工后,这条有着109年历史的老线,也是我国第一条自主设计修建的铁路线路,将彻底告别木枕时代。

承担此次工程的是北京铁路局北京工电大修段。这次换枕施工共有机车工电等十个单位联动协作,总参建人数500余人。截至昨日,工程已经累计完成换枕25567根,完成了全部工作量的三分之二。昨晚,记者实地探访换枕现场。

现场

新枕木不在原坑上铺设

18时整,工电大修段的工人们出发,目标是居庸关至三堡间下行方向64.71公里至65.20公里处,这段路的最大坡度达到33.9‰。

晒了一天的山风还有些烫人,工人们肩扛手提着大大小小的配件。因为山路狭窄,作业空间小,职工每天上线作业都需要背负20多公斤的挡板、扣件等配件,步行1000多米到达作业地点。

手腕粗的绳索绑在腰上,一头绑上800多斤的混凝土轨枕,精壮的汉子高喊着号子弓腰向前,豆大的汗珠雨点般砸在轨枕上。尖镐高高挥起,砸在砟石钢轨间,腾起浓烈的铜锈色的烟尘,火花四溅。

20时30分,换枕正式开始。500余名工人抡锨挥镐赤膊上阵。记者看到,和以往直板状的木枕不同,新换的“水泥枕”呈元宝状。两边向上的斜面能更好地承受轨道冲击。单从外形上说,新水泥枕比160毫米高的旧枕木要高出90毫米。长度也略有增加,由2.5米变为2.6米。

垫高钢轨后,工人用尖镐将旧枕木从一侧抽出,然后装填入新型混凝土枕。不过,换枕可并不是简单的旧坑装新枕,需要再次测量。一般来说,“水泥枕”铺设大概1000米1600根,而老枕木大概是1000米1772根。每一根“水泥枕”都是纯人工铺设。

整个换枕木流程需要6个步骤:起道钉、垫板、抽木枕、挖枕木坑、放新枕、连接钢轨。燕山换枕大修车间书记李先辉告诉记者,这次换的都是新型的Ⅲ型钢筋混凝土轨枕。换新枕是个技术活更是力气活。旧枕木一根大概100多斤,而一根新的“水泥枕”重达820斤,重量是以前的8倍。每根新枕铺设时,都需要三四个工人用撬棍或绳套一起用力推到位。

在昨晚换枕的这个路段,记者注意到,不长的一段路就有四五处小弯。北京工电大修段副段长崔全良告诉记者,之所以南口到八达岭间的这处山路迟迟未换枕,就是因为这段路的曲线半径小,当年的老师傅就告诉过他:这段路“不适合用‘洋灰枕’”,就是因为弯太急,车容易撞上轨枕挡肩,撞击力大,轨枕易损,不断更换“水泥枕”的成本太高。此次更换,光是枕木的形制就有好几种,比如桥上用的矮型枕、隧道专用枕等新类型的轨枕,以解决问题。一晚上下来,工人们共更换了1000根轨枕。

历史

109年风雨侵蚀 木枕数度更换

从北京北站到延庆站的市郊铁路S2线,是在北京北到张家口间的京张铁路线基础上运行的。施工地段位于百年老线京张铁路南口至八达岭区段,跨国家5A级旅游区八达岭长城风景区,是北京铁路局今年的一项重点工程。

据悉,按照铁路部门规定,客车运行正线均需更换木枕,要换成高强度的钢筋混凝土轨枕。2008年奥运会时,北京北至南口、八达岭至延庆段均已完成换枕。但由于京张铁路线路条件的特殊性,在坡道最陡的关沟段,也就是南口到八达岭之间区段,至今仍沿用修建之初铺设方案中的木枕。不过历经109年风雨侵蚀,大部分木枕也已数度更换。

崔全良介绍,京张线上的木枕采用的是16厘米厚的松木板,这也是老铁路线上普遍采用的板材。这种木枕的弹性、强度和耐久不够均匀,且易失效、腐朽。每年在线路检修时都会更换一部分枕木,截至目前,京张铁路上的木枕基本都是在2000年以后设置的,但这些木枕仍难适应新时代下铁路运输的要求。北京铁路局此次将把这条线路的所有木枕全部更换成新型混凝土枕,彻底根治设备基础“顽疾”。

难度

坡度太大易溜车

不同于以往的工程,这次换枕的同时还要全部更换轨枕配件,俗称为“线上料”,即扣板、底座、弹条、螺栓螺帽等。其中仅扣板就有8种,轨撑有4种。新料数量大、种类多,稍有不慎,就会出现配错料的现象。为此,工人们还给各类配件都涂色归类,增强辨识度。

坡度大,是这次施工的最大难点。崔全良介绍,这段线路上行最大坡度为36.8‰,下行的最大坡度为34.6‰,配合作业的大机捣固车最大运行及作业坡度达到33‰。说白了,就是作业车辆极易溜车。这段线路是铁路建筑史上的奇迹,但也成了道路施工的噩梦。

几次试验才确定了大机车或轨道车为机械车提供动力的方案。为防止溜车,施工方还在每台大机车后50米的地方放了两根防溜枕木。

这段京张铁路线的曲线半径非常小,上行最小曲线半径190米,下行最小曲线半径200米,小半径曲线地段换枕量占全部施工任务的36%。而在这种小半径曲线地段,使用的是特殊类型轨枕,给卸枕施工带来很大难度,需要多次频繁穿卸插特殊枕和普通枕。

此次工程工期自7月1日至9月15日,每日20时30分至次日零时30分安排240分钟作业时间,上下行线路全部封闭。70多天连续夜间施工无休息日。目前,工程进入后半段,已完成南口到东园、东园到居庸关段换枕。


相关标签:旧枕木

在线客服
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

分享
欢迎给我们留言
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,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。
姓名
联系人
电话
座机/手机号码